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作者: 时间:2020-06-07Z阅生活728人已围观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三年前, Diane Greene在自己的新创公司被 Google 收购后,成为了 Google 执行长 Sundar Pichai 亲自任命的 Google 云端运算负责人。

三年后,她宣布离职,云端运算 CEO 的职位被以前担任甲骨文总裁的托马斯・库里安所取代。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对于 Greene 而言,这是一个艰难的任期。她曾为 Google 带来了严肃的企业形象,亲自担任销售职位,签约了 Spotify 和 Snap 等大客户,让 Google Cloud 从建立到蚕食 AWS 的巨大优势,直至徘徊在全球第三和第四的位置。

对于与 AWS 、微软 Azure 、阿里云等公司争夺全球云端运算高额利润的 Google 云端本身来说,「临阵换帅」也让外界大为震惊。

这家云端公司究竟在发生着什幺? Greene 离职的真相是什幺?本文试图一探究竟。

 Diane Greene 曾是 Google 云端运算的「救星」

 2015 年 11 月 19 日,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把公司刚刚起步的云端运算业务的钥匙交给 Diane Greene 手里时,标誌着这家网路公司正式进入企业云端运算领域。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四, Pichai 在公司的 Google for Work 部落格以《Investing in our business for the future》为题如此激动地写到: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从 Gmail 到 Docs 再到 Chromebook 和 Google Cloud Platform ,我们现在通过云端产品帮助数百万家企业转变和支持他们的业务。

事实上,目前世界上只有一小部分数据存在于云端中,大多数企业和应用程式尚未基于云端。对于 Google 而言,这是一个重要且快速发展的领域,我们正在 为未来进行投资 。

作为 VMWare 的长期行业资深人士和联合创办人兼首席执行长,  Diane 不需要介绍 。云端运算正在彻底改变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没有更好的人来领导这个重要领域 。

实际上,这幺多年来, Google 一直在努力摆脱商业软体的桎梏。

 Google 受到以开发者为中心的文化的束缚,这种文化优先考虑自动化和快速易用的产品,而不是与商业买家和用户进行沟通对话。线上广告业务的巨大利润空间,使得 Google 很难有足够的理由在其他行销活动上合理的投入巨资。

因此,当 Google 和一大群同行摇摆不定之时,亚马逊的 AWS 已经佔云端运算第一的宝座,而通过将传统的软体许可业务转向基于订阅的云端优先模式,微软巧妙地站到了第二位。

Diane Greene 本来打算改变这一切。她带来了她作为 VMware 联合创办人和首席执行长的严肃性。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在某种意义上, VMware 通过开创一种名为「虚拟化」的技术帮助启动了云端革命,这种技术允许资料中心的操作员从他们购买和维护的服务器硬体中激发出更多的功能。 Salesforce 首席执行长 Marc Benioff 曾说「硅谷没有比 Greene 更成功的女性主管」。

在 Greene 任职期间, Google 将其年度资本支出从 100 亿美元增加到 130 多亿美元,并继续进行招聘狂潮——在过去两年中, Google 云端在 Alphabet 集团增加了比其他任何子公司都多的员工。它赢得了一些关键客户的青睐,为企业树立了几项重要的销售职能,包括专业服务、培训和市场行销。

儘管如此,Google 仍在努力奋斗。关注该行业的人士表示,亚马逊和微软之间是一场两匹马的竞争,Google 未能跟上云端运算基础设施市场的步伐。 Gartner 预计,云端运算基础设施市场明年将从 2018 年的 310 亿美元增至 395  亿美元。但就市佔率而言,Google 尚未突破两位数。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可以说, Greene 的出现拯救了 Google 云端运算的业务,从一贫如洗到全球前列,但她的突然离职似乎也向我们传递了这样一个讯息: Google 对云端运算的要求显然更高。三年前的 Greene 是 Sundar Pichai 的得力助手,但三年后的 Greene 已经承载不了 Google 这种期望,甚至说是 Pichai 个人的期望。

领导冲突:Pichai 和 Greene 的紧张关係

Pichai 和 Greene 之间的紧张关係是 Google 云端业务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这是 Google 云端运算前员工和其他知道他们关係的人透露。

这一点特别尴尬,因为两位主管都在 Alphabet 的董事会。 Greene 自 2012 年起担任董事,三年前 Google 收购了她的软体公司 Bebop ,并任命她领导云端运算业务。拥有 14 年 Google 经验的 Pichai 直到 2017 年才加入 Alphabet 董事会。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这相当于, Greene 比 Pichai 更早进入 Alphabet 董事会,却成为了 Pichai 的下属,或多或少注定了两人之间会有一些微妙摩擦的可能性。

终于爆发了。

两名前僱员描述,两人最近在 Google 与国防部的一项有争议的合约中存在很明显的分歧,该合约被称为 Project Maven。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员工和外界呼吁 Google Cloud Platform 取消合约后, Pichai 希望听取抗议者的意见,避免 Google 的道德风险,另外不断扩大的离职抗议,让 Google 有点吃不消。

然而,Greene 最初抵制这些要求,因为该项目既是利润丰厚的交易,也是未来政府工作的重要入口,无论其对 Google 声誉或员工士气的影响如何,Greene 都希望下一步交易不要取消。

最终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 Google 决定不再续约。

之后, Google 也决定退出价值高达 100 亿美元的五角大楼云端运算合约 JEDI 的竞标,称该项目可能与其企业价值发生冲突。

「我们没有竞标 JEDI 合约,因为首先我们无法保证它会符合我们的 AI 原则。其次,我们确定合同的一部分,超出了我们目前的政府认证範围。」

 Google 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道。他补充称, Google「正在努力以多种方式支持美国政府。」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Google 确立了人工智慧使用的道德原则,禁止 Google 开发用于武器的人工智慧,但允许 Google 在其它领域寻求军事合约,如网路安全、培训、军事招募、退伍军人医疗保健等。一位知情人士说, Greene 和 Pichai 在起草这些原则时意见一致。

员工怨言以及与 Diane Bryant 的失和

实际上,随着云端销售策略的演变, Greene 也引发了员工的一些反对。

之前,云端业务合作伙伴和行业平台总裁 Tariq Shaukat 透露, Greene 下的代表们越来越常加入其他 Google 团队,如广告和地图以及新兴部门。「我们从客户身上找到了很多需求,并成功地融入了一个 Google 团队。」

然而, Greene 努力让其他 Google 业务合作伙伴关係依赖于云端部门的某种业务,这让其他部门主管感到沮丧。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在 2017 年 11 月底加入 Google 之前, Diane Bryant在英特尔工作了 25 年多,离职前主要负责英特尔的资料中心团队。去年 5 月,她因「家庭问题」暂时离开了这一职位,并最终选择加入了 Google  ,在 Diane Greene 手下工作。

她在金融、技术和网路安全方面拥有广泛的技能,经常被作为首席执行长的材料来讨论。

在 Google ,Greene 和 Bryant 从一开始就发生了冲突。两名知情人士说, Bryant 最终担任着管理支援和讯息技术方面的角色,工作很受限制,在公司只待了七个月就宣布了走人。

错失了大型收购: Greene 不感兴趣的项目被别人拿下

Google 缺乏大型收购让分析师们感到困惑,因为各大软体供应商在投资和併购赢得云端运算市场方面一直表现非常积极。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最大的两笔交易——  IBM 以 340 亿美元收购 Red Hat 、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 GitHub 中, Google 都参与了谈判,但最终未能达成协议。

一位知情人士说, Greene 想收购 GitHub ,但 Pichai 没有那幺热情,也不清楚为什幺 Google  会花大钱进入开发工具市场。这位知情人士表示, Google 对 GitHub 的出价不到 60 亿美元,在被告知微软的出价后, Google 拒绝提高价格。

为什幺说类似的收购对 Google 来说是一种「机会错失」呢?

 Google 云端运算中的一些人之前敦促 Greene 拿下 3 月份被 Salesforce 以 65 亿美元收购了的 MuleSoft ,但 Greene 对此不感兴趣。 MuleSoft 的软体有助于连接不同平台上的应用程式。 Google 已经拥有了 Apigee,它是一个 MuleSoft 的竞争对手, Google 在 2016 完成了这项收购。

当 IBM 以 340 亿美元收购 Red Hat 、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 GitHub 时,双方股价表现非常积极,外界也非常看好这一大型收购行为在这两家公司云策略上的重要地位。为何如此?

Red Hat 和 GitHub 将引入大型开源社群,这些社群可以帮助向公司内部的开发人员传播 Google 的云端平台,从而可能带来更多的销售订单。

当然,这是消费者思维,并不会解决更深层次的问题——如何像企业软体供应商一样销售。

「Google 只需要收购一家公司,让它们在建立全球企业能力方面有一个良好的开端。」Google 出售给 EMC 的云端软体公司 ServiceNow 和 Data Domain 的前首席执行长 Frank Slootman 说道。

 Google 云端喜欢自吹自擂,或与客户存在脱节

技术,对于 Google 而言有多重要?

 Google 实际上是一台工程机械,这种「工程思维」嵌入其文化 DNA 中。它是世界上资金最充足的研究实验室,拥有人工智慧的博士学位,正在开发将决定未来的技术。

根据前僱员的说法,不是软体工程师的人,包括那些从事销售的人,通常感觉自己是 二等公民 。在 Greene 加入时,Google 几乎没有用于向企业出售产品的基础设施,而这一功能是由广告部门控制的。

过去几年,许多与 Google 云端运算人员打过交道的人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儘管 AWS 和微软 Azure 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服务,并快速回应他们的请求,但 Google 云端却吹嘘自己的技术,销售它认为客户需要的技术。

另一位前僱员表示,一批员工离职的的重要原因是 Google 云端运算 与客户存在脱节 。两名前 Google 员工表示, Greene 目前处境岌岌可危,因为在 Alphabet 的高层主管中,对于向大型企业出售产品及解决方案的情况知之甚少。

甲骨文在 2006 年以 60 亿美元收购了软体公司 Siebel Systems , Siebel Systems 的联合创办人汤姆・西贝尔认识 Greene 大约 15 年了,现在是云端软体公司 C3 的首席执行长。他说:「在大型企业需要解决基础设施问题时,Google 不是这些公司的考虑範围。」

赏罚分明: Greene 让 Google Cloud 成为云端运算「三巨头」

儘管与 Pichai 存在意见冲突、遭遇员工抱怨、企业被指缺乏对客户了解、与 Bryant 失和,但 Google 云端还是在 Greene 的带领下取得了进展。比如,从众多公司中获得了至少一部分公共云端业务,包括苹果、 PayPal 、 ETSY 、Evernote、FITBIT、HuBSPOT、Suffice、Twitter 和 ZeNoDe。

 Google 云端的市场总监艾莉森・瓦贡菲尔德说:「我们从那些甚至不知道这是 Google 提供服务的领域走出来,直到现在,人们每次谈论云端,都会谈论三巨头。」

眼下, Google 正积极地参与到新兴的多云端主题中,争相向不想与单个提供商联姻的公司提供服务。例如, Google 已经从一些亚马逊云端客户那里赢得了业务,比如 Salesforce 和纽约时报。

 Salesforce 的 CEO Marc Benioff 说:「Google Cloud 现在是一个企业玩家,这是毫无疑问的。」他把这个职位归功于 Greene,并说儘管 Google 云端需要增加销售人员来赶上竞争对手,但在很多人看来,他们的表现非常具有竞争力。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还有个故事,也可以侧面印证 Greene 的业绩可圈可点。

 2016 年,在 Greene 任职期间,财务和人力资源软体供应商 Workday 在选择首选公共云端时考虑了 Google  ,但它最终通过并选择了 AWS 。 Workday 的技术和基础设施高级副总裁克拉克说,当时 Google 云端正处于云端运算商业化的早期阶段。

「那时的 Google 云端没有考虑过公司,特别是大公司的所有运营能力、经济实力和实际要求。」他表示 Google 云端自那时起已有所改善,如果他今天做出决定,那将是一次「近距离通话」。

 Pichai 在 Greene 的离职邮件后面这样评价:

「在短短几年内,在 Diane 的领导下, Cloud 已经成为一项令人难以置信的业务,建立在 Google 数十年的基础架构,数据安全和人工智能投资之上。今天,这些投资可供所有人使用,并真正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我非常感谢 Diane 所做的一切。」

甲骨文的 Kurian 入局, Google 云端的下一步在哪?

根据 Gartner 的研究,在 2017 年, Google 佔据了全世界云端基础设施市场的 3.3% 。虽然 Google 从上一年获得了成果,但它仍然落后于 AWS 和微软,也落后阿里巴巴。

 Google 最近对其云端业务规模的透明度有所降低。今年 2 月, Google 创办人拉里・佩奇表示,在 Google 云端平台和 G 套件之间,其每季度的收入超过 10 亿美元。第一季度动力增加,收入成长加快,正在签署更大的客户。但是从那以后,在云端的单项收入上,任何资讯都没有对外公布。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Kurian 被聘用为 Google 云端 CEO 的事件清楚地表明,Google 仍然认识到在企业从传统资料中心迁移到云端运算的过程中,从企业那里获取大笔资金的重要性,并且它还有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来讲述企业如何利用 Google 的複杂技术,这就是  Kurian 在甲骨文工作经历的重要意义。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在周日给客户的报告中估计, Google 云端平台和 G 套件今年的收入将增长 90 亿美元,比去年增长 30% 。另一位了解该业务的前僱员描绘了一幅不太乐观的景象,估计 2018 年 Google 云端业务收入只有近 70 亿美元。不管怎样,正如 Greene 在 2 月份高盛的一次活动中所说:「现在很明显还为时过早。」

「在今天我们所做的许多事情中,我仍然看到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

Pichai 在此前接受《纽约时报》採访时这样谈到,儘管有更多的现实主义的东西在製造困难, Google 也经历了很多的失败,但是在公司里总是有一股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

不知道在甲骨文度过了 22 年时光的 Thomas Kurian ,会如何带领下一阶段的 Google 云端走向新的明天吗?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Google云端运算执行长DianeGreene的离职内幕

相关文章